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庭审直播

 

死亡赔偿金是否为共有财产

——李素花、李有田、李有明诉王宪红、李学军占有物返还案

作者:邢宝华  发布时间:2017-01-07 15:54:19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河北省滦南县人民法院(2012民初字第1155


2、案由:占有物返还纠纷


3、当事人:


原告:李素花,李有田李有明李有云(追加)


被告:王宪红李学军


二、基本案情


原告李素花、李有田、李有明、李有云与死者李有凤系同胞兄弟姐妹,李有凤生前未娶妻生育子女。原告李有云系被告李学军的父亲,系被告王宪红岳父。李有凤生前的近亲属现仍健在的有原告李素花、李有田、李有明、李有云。2012419日晚上22时左右,李有凤因交通肇事死亡,肇事者与李有凤亲属达成协议:一次性赔偿安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各项损失计人民币40万元整。因办理李有凤的丧事花费4万元后剩余36万元 ,经其亲友共同协商,此款即36万元存到了滦南县长凝邮政储蓄所,并存在了中间人李维富名下。2012527日原告李有田的次子李爱军、李有凤的四弟李有明找到李维富说想将其中的18万元取出来,经询问李维富得知其亲友间没有达成分配协议,于是李维富便电话通知了李有云的次子被告李学军,被告李学军到达滦南县长凝邮政储蓄所后将李维富保管的36万元存折及李维富的身份证当场拿走。之后,被告李学军与王宪红一起在滦南县城镇西环路西侧邮电支局将该款即36万元转到被告王宪红名下,现在此36万元由被告王宪红保管,原告李素花、李有田、李有明要求被告返还该款,并按每人四分之一的份额分割此36万元赔偿款。


庭审中,被告李学军称李有凤生前自1986年至2010年与李新军(被告李学军同胞之兄)共同生活,2010年至肇事之日一直与被告李学军共同生活,因此,被告李学军主张李学军、李新军各应分得该赔偿款剩余36万元的35%。但被告李学军就以上主张未提供相关证据。


三、案件焦点


死亡赔偿金是否为共有财产


四、法院裁判要旨


滦南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1.对于赔偿款四原告李素花、李有田、李有明、李有云之间是共有关系。被告王宪红、李学军对赔偿款无法律上的依据,亦无四原告的授权而占有存款,属于侵权行为。


2.李有凤因交通肇事死亡后,依法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的人即赔偿权利人是死者李有凤的近亲属,肇事者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各项经济损失,可依法视为其近亲属的共有财产。


3.民法中规定的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死者李有凤现存在的近亲属有原告李素花、李有田、李有明、李有云,故该笔款项应视为四原告共有,因不能确定具体份额,可视为等额享有,即四原告各分得四分之一的份额。但被告李学军主张李学军、李新军各分得该赔偿款的35%,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无法认定。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94条、第103条、第10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17条、第18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李有凤因交通肇事死亡的赔偿款所剩余的36万元,由原告李素花、李有田、李有明、李有云按每人四分之一的份额分配,即四原告每人应分得9万元;


被告王宪红、李学军按本判决第一判项将剩余的36万元分别支付给四原告,本判决生效即履行;


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法官后语


(一)存在的不同观点


受害者因交通事故死亡或者因其他原因死亡后,如何分配获得的死亡赔偿金?我国目前缺乏可操作性的法律规定,理论界和实务界存在不同意见和观点。在司法实践中,大多数此类纠纷案件是以调解的方式进行处理。其原因在于对“死亡赔偿金”的定性存在较大争议,第一种意见认为,应当认定为是遗产,按继承纠纷案件处理;第二种意见认为,应当认定为是家庭财产,按“分家析产纠纷案件处理”;第三种意见认为,应当认定为是共有财产,按共有纠纷案件处理。笔者倾向第三种意见。首先,死亡赔偿金不是遗产。因为,遗产是被继承人生前合法取得,并在死亡时实际存在的财产,而死亡赔偿金是因死亡获得的赔偿,产生于死亡后。根据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死亡赔偿金的性质应定位在财产赔偿上,属于对受害人因侵权行为造成的收入减少的损失赔偿,是对受害人亲属遭受的间接损害而赔偿的费用,是给被侵权人家属的财产补偿费用,故不能作为遗产。其次,死亡赔偿金不是家庭财产,有权对死亡赔偿金提出请求的赔偿权利人是已经死亡的被害人近亲属,近亲属可能是同一家庭成员,也可能分别属于不同的家庭成员,因此死亡赔偿金不宜认定为家庭财产。最后,死亡赔偿金可以认定为共有财产,共有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同一动产或不动产享有所有权,而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近亲属的财产补偿费用,因此,可认定为属于其近亲属的共有财产。


(二)关于死亡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关系问题


死亡赔偿金的性质为收入损失的赔偿,而不是精神损害赔偿。因此死亡赔偿金是财产性质的赔偿,是对受害人死亡后实际收入减少的补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对受害人家属精神或心灵上的一种抚慰和补偿,是对其精神利益损害的弥补,但在具体案件中,二者可以同时主张并得到支持,并非择一,而且事故发生后,往往是肇事方与死者家属签订赔偿协议并一次性赔偿其全部费用,这样容易导致赔偿款为死亡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混合赔偿,导致具体案件变得复杂。


(三)应如何分配


死亡赔偿金在亲属间应如何分配,相关法律没有具体规定。按照以人为本的司法理念和人文关怀精神及公平原则,在具体分配时可以根据其与死者关系的远近、共同生活的亲密程度、分配权利人的生活状况等情况综合考虑进行分配,不一定要等额分配。以上的分配原则是在死者有近亲属的情况下可以采取的方法,但如果死者没有近亲属,应如何处理呢?比如,肇事者应否予以赔偿,肇事者是否可以不予赔偿、不支付赔偿款,赔偿款是否可以归集体经济组织或单位所有,现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需要进一步探讨研究。


(四)建议


关于死亡赔偿金的分配,在现行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司法实践中存在类似的纠纷出现不同的结论,同时此类案件涉及当事人人数众多,且各方当事人关系亲密,他们不仅要经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和打击,还要遭受亲人对簿公堂的苦楚,甚至反目为仇。因此,建议立法机关尽早制定或修改相关法律,或者由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相关司法解释,明确死亡赔偿金的性质,制定详细的分割原则、规则,从而更有利于此类案件的正确审理,切实做到立法为民、司法为民。

编辑:刘东玮    

文章出处:研究室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105401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